请输入关键字
太阳成集团   > 医护团队  > 寻找科室  > 外科系统  > 心外科  > 心外科  > 科室动态

人民心声 || 援藏,心与心的交通。

[ 2019-05-06 17:53 ]

所有的故事,要从太阳成集团的援藏团队说起……


2018年7月27日,太阳成集团第四批“组团式”援藏专家抵达西藏!心脏中心心血管内科张前副主任医师,血液科吕萌主治医师,眼科苗恒副主任医师,肾内科王琰主治医师,神经外科王斌主治医师,计划生育与生殖医学科王艳槟主治医师,医院感染管理办公室曹煜隆管理研究实习员7名专家,正式开展了医疗工作。

from clipboard


“你们都是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优秀医护人员,西藏这些年医疗设施建设有了长足发展,但优秀医护人才仍很短缺。你们远离家人、无私奉献来到这里,令人感动。我希翼你们既要当好医生,治病救人;又要当好老师,带好徒弟。来的时候是一支医疗队,走的时候留下一大批白衣天使。——李总理总理”


踏上援藏之路,他们就是天使。

医疗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着……

一天,有一位特殊的病人,走进了医疗队长张前大夫的视线:厚重的呼吸,让初到高原的张大夫仿佛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然而病人是一名藏族同胞,本就习惯了高原的她,又怎会轻易地有“缺氧”的表现?!

咯血!长期暴露在紫外线下的黝黑皮肤,让人无法断定年龄,甚至无法分辨是否存在贫血后的苍白,但当看到她拿起手中的布帕——满布的鲜血,张大夫立即警觉起来。详细地追问了病史,张大夫得知22岁的曲珍自幼就被诊断为“心脏病“,每当有重体力的劳动时,她总会觉得憋闷,气喘,但是当地的医疗常识和条件如此匮乏,她的病情一拖再拖……直到去年,曲珍生了宝宝以后,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正常的走路过程中也会发作憋喘,还出现了下肢的水肿,晚上睡觉无法平卧,每次躺下时就会咳嗽,咳痰,直到咯血。反反复复的咯血,曲珍的血红蛋白已经降到了7g/dL左右,要知道,其实在青藏高原这样的环境中,居民的血红蛋白水平是要比平原地区的居民(11.0~15.0g/dL)更高的。

当她和家里人得知人民医院援藏团队来到时,就满心希翼地来到医院,超声心动图的结果出来了:二尖瓣轻度狭窄,重度关闭不全。张前大夫为她进行了全方面的查体,并告诉她:现在的情况,是需要手术治疗的!否则心脏功能越来越差,生活质量也会越来越差,甚至危及生命。在应用了强心利尿等一系列治疗之后,曲珍的感觉有些好转了,和家人商量之后,他们终于踏上了前往北京的行程……


“顺手”查出的波折

在曲珍和罗布的意识里,这一次到北京,就是“住院-手术-回家”这样简单的行程,但是现实却带给他们一些出乎意料的波折。

陈彧主任与张前大夫交接过曲珍的病情之后,顺利安排她入住到太阳成集团心脏外科,一系列的常规检查有条不紊地开展着,曲珍的病情也切实地摆在所有医生的眼前:二尖瓣重度关闭不全,本已流入左心室的血液又反流回左心房,心房负荷越来越重,心腔也越来越大(已经将近10cm,正常应小于4cm);同时,从肺静脉来的血液被膨胀的心房阻挡着,只能无奈地继续蜗居在肺里;接下来,肺动脉压力升高,右心负荷加重……曲珍的整个心脏都扩大了(如下图胸片所示)!

from clipboard

陈彧主任说:病程如此漫长,曲珍的心脏功能早就已经处于衰竭的状态,很大一部分血液反流回左心房,能够有效进入体循环血量是明显不足的,所以她的心脏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如此进展,心功能只会是进入更加衰竭的恶性循环。左心功能衰竭,肺淤血所表现出来的咯血症状,又让她处于贫血的状态,这些对于心脏手术而言,都是负面的影响,因此,尽管手术是解除瓣膜疾病的主要手段,但对于曲珍而言,走到手术这一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调整。

并没有意识到病情如此严重的曲珍和罗布一家显得有些焦虑了,举家筹备了三万块钱,似乎并不足以支撑来北京的医疗和生活上的花费。这个时候心脏外科的陈彧主任、李熙瑶护士长、李思萌工会小组长站了出来,他们一方面积极向院方申报备案,另一方面发动科室全体工作人员为曲珍进行爱心募捐,共同生活在病房里,医护和曲珍一家的感情也日益加深。随着治疗的有序进行,曲珍的心脏功能也逐渐稳定、好转起来,手术的安排,似乎已经可以提上日程。

“什么?血小板减少?肝功能异常?血小板计数从入院时的207×109/L,骤然降到72,再次复查,竟然还在下降,40,35……”韩增强副主任医师盯着全血细胞分析的化验单,略露愁容。原本是因为入院已经一周左右,想要了解一下曲珍接受治疗后的状态如何,“顺手”复查的指标,竟然成了另外一个闹心的拦路石。


力排众“疑”的决断

手术计划暂时搁浅,曲珍一家也陷入了茫然之中。医疗团队的治疗方案也出现了些许的分歧:曲珍的心脏功能太差了,目前又出现了不明原因的血小板减少,手术风险太高了!目前的保守治疗方案还有一定的空间,要不然,先采用药物治疗一段时间观察效果吧。这样可以让他们先回去,能不能手术,随诊之后再决定吧。

血小板是从骨髓成熟的巨核细胞胞浆摆脱落下来的小块胞质,对机体的止血功能极为重要。当大家的血管受到创伤而失血时,血小板迅速黏附于创伤处,并聚集成团,首先形成较松软的止血栓子,接下来还可以促进血凝并形成坚实的栓子,最终发挥出止血的效果。

看到血小板的数量或者功能下降,是让外科医生很头疼的事情,毕竟手术的创伤性出血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心脏外科而言,更是如此!而针对曲珍的病情,她的瓣膜手术还必须要在体外循环的支撑下完成,而肝素(抗凝)的应用,以及体外循环本身对血小板的消耗,无疑又是一个雪上加霜的不利因素。

“综合医院一定要发挥出综合的优势,曲珍的心脏已经负累太久,本次北京之行,大家不应该让她无功而返!”陈彧主任坚定地说,“她还这么年轻,大家发起一次全院会诊,让更多的科室参与进来,多学科联合诊治或许能创造出转机。”


闪着希翼的转折

曲珍不仅仅是血小板不明原因的减少,还存在肝脏功能的异常,血液科,肝病科,麻醉科,肝胆外科……众多科室齐聚心脏外科,医务处也有专人参与,为临床决策的实施提供行政上的支撑。听取了各位会诊专家的讨论意见,韩增强副主任医师为曲珍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同时,为她输注了1个单位的血小板。输血之后,曲珍的血小板数量竟然只是从38上升到46,再次复查,又下降到40。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头疼不已,在科室的例行术前讨论中,更多的大夫倾向于暂缓手术,选择先进行药物保守治疗了。

from clipboard

(血小板计数)

“再给她用一次血小板吧!”陈彧主任说,“大家还是应该继续努力,为她争取手术机会的。她也许并没有更多的机会走出藏区看病的,更何况是要在心脏上做手术。如果这次让她就这样回家,可能就意味着让她选择放弃了。”

“血小板的突然下降,确实匪夷所思,但是也没什么道理呀!不是免疫性,不是感染性,不是破坏性……难道是来了北京之后,血液系统水土不服了,呵呵。再输1个单位,如果血小板能如愿升起来,至少说明还有纠正的机会,那咱们就敢去做手术;如果没什么反应……哎,应该可以的!输血小板吧!”

从44到69,这是一个闪烁着希翼的转折!

曲珍的瓣膜置换手术顺利完成,回到心外重症监护室。

“预备了1个血小板,但是有危重产妇的抢救,血库先发给产科用了。”

“你看她血小板现在是多少?还需要用吗?”

“75×109/L!”

最担心的出血,术后低心排都没有发生。氧合满意,尿量满意……曲珍的各项指标都处在平稳的状态,清醒,拔管,进食,下床活动,舒心的笑容也渐渐展露在曲珍和罗布的脸上。


如此美丽的藏文,如此纯洁的哈达。

“大家想回家了,想孩子了!”是呀,曲珍的心一直牵挂着家里1岁多的孩子!

“今天都还没到拆线的时间呢。明天吧,明天拆线看看手术切口恢复的怎么样,如果没问题就可以回家。”韩增强副主任医师看着复查的结果,信心满满地说。

出院当天,曲珍和罗布一家为心脏外科的医生护士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还写下了一段话,得知陈彧主任此时已经站在了手术台前,便拜托Fan大夫将它转交给大家。

Fan大夫突然发现:藏文,是如此美丽!

这里,似乎很难写出更优美的文字了,附上几张照片,也许更能打动你的内心。

from clipboard

from clipboard

其实,曲珍的诊疗并没有结束,瓣膜置换之后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抗凝管理,陈彧主任和张前大夫早已及时沟通,让曲珍返回西藏之后能够继续得到完整的治疗。


北京与西藏的千里之隔,

援藏的天使和留京的战士,

用爱心架起了一座健康桥梁!


                编辑:范桄溥 (Fan大夫)

审核:陈彧主任

地   址: 医院地址(西直门院区):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11号
邮编:100044
     ICP备案信息:京ICP备10005257号-1        COPYRIGHT ? 2004-2010
医院总机:88326666

网站建设:北京分形科技

官方
微博

官方APP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