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潘金莲真的放荡不堪

2019-10-26 00:16 来源:未知

历史上的潘金莲原型本人,却是贤良温淑的大家闺秀,贝州潘知州的千金小姐。武大郎,原名武植,幼时唤作大郎,少时聪慧,家贫,中年中进士,做了山东阳谷县的知县,相貌不俗,身材高大,为官清廉,为民除恶,乡民送万民伞。那自从她嫁武大后潘金莲真的就放荡不堪了吗?

潘金莲的第一个男人张大户死后,潘金莲才算成了武大郎真正意义上的老婆,此时潘金莲约十九岁,到二十五岁遇见西门庆,期间大概有六年的时间,这六年可以说是潘金莲最不舒畅,最受压抑的六年。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潘金莲虽然压抑,不舒畅,但也并不是我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放荡不堪。这从书中的三个情节可以看出。

首先,助夫搬家,避免“性骚扰”张大户死后,潘金莲和武大郎被房东余氏赶出了家门。他们搬到紫石街,不料潘金莲的美貌被一帮奸猾浪荡子弟盯上,经常受到他们荤言浪语的骚扰,这让武大郎觉得很难堪,于是和老婆潘金莲商量搬家事宜。

如若潘金莲真的放荡不堪,她倒乐于与这帮浪荡子弟厮混调情。可是潘金莲的表现却出乎大家的所料。

潘金莲道:“贼混沌,你赁人家房住,浅房浅屋,可知有小人啰嗦,不如凑几两银子,看相应的典上它两间住,却也气概些,免受人欺负。”

武大道:“我哪里有钱典房。”

潘金莲道:“呸!浊才料!把奴的钗梳凑办了去,有何难处?过后有了,再治不迟。”

从以上对话我们可以看出,潘金莲骂武大郎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对摆脱奸猾子弟的骚扰也是大力支持的。其次,潘金莲西门庆互不认识。

武大夫妇搬离紫石街,在县西街——清河县最繁华的地段租了上下两层四间房屋居住。如果潘金莲放荡不堪,喜欢“于门前嗑瓜子,一径露出金莲小脚,勾引浪荡子弟”,她怎会不识整日晃荡在街上的大帅哥西门庆?而一贯喜欢勾搭良家艳妇的西门庆又怎会对风流漂亮的潘金莲不有所耳闻?然而两人初次偶遇的表现却出乎我们的所料。

潘金莲初见西门庆,寻思道:“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

而西门庆见了潘金莲后,急切去问间壁的王婆子:“间壁这个雌儿是谁家娘子?”

二人的表现说明他们之前并没有见过,甚至连彼此的名字也不曾听说过。西门庆整日在街面上活动是不争的事实,而二人的表现只能说明潘金莲也和其他良人家的妇女一样,基本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别说整日倚门而立,勾搭男人了。

最后,王婆子的十条“挨光计”

西门庆看上潘金莲以后,重金央及王婆子为自己出谋划策。在利益的诱惑之下,王婆子策划了十条“挨光计”。

(由于“挨光计”内容较长,在此就不一一录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借助网络或书籍详看)

细看王婆子的计谋,我们会发现这十条“挨光计”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完全是对付一个良家女子的手段。如若潘金莲真的放荡不堪,隔壁这个常与偷情私通者牵线搭桥的王婆子怎会不知?又怎会用得着如此繁琐的、大费周折的“挨光计”!这也从侧面说明,潘金莲平时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样放荡不堪。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杏彩登录发布于杏彩登录-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若潘金莲真的放荡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