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却也够准

2019-11-02 02:00 来源:未知

执政四十五年的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从来被看做奇葩一朵:最爱修道炼丹,二十多年不上朝,用人也眼歪,大奸臣严嵩一帮人,在他眼皮下贪污腐败二十年。每当后人回顾这段历史,总能闻到浓重的乌烟瘴气味。

但是这朵“奇葩”,其实业绩颇多:他在位的前半段,整大臣够狠,用人却也够准,明朝行政廉洁高效,工商业蓬勃发展,“资本主义萌芽”更进入生长加速度,史称“嘉靖中兴”,堪称大明朝黄金二十年。

后期虽说消极怠工,闹得腐败激化,动乱四起,但他还是解决了大明朝一个前所未有的国防大麻烦:南倭北虏之患。

南倭,便是一直侵扰东南沿海的倭寇,北虏,便是肆虐长城沿线的蒙古骑兵。全是大明王朝的老对头,到了嘉靖年间,却同时进入嚣张期,每年来回折腾,每次都给明朝惨重损失,南南北北来回闹。

这是明朝开国以来,第一次面对长期双线作战的痛苦,个中的艰难滋味,晚明的崇祯还会体会一次。而嘉靖帝在位的后半段,也是在摁下葫芦起来瓢的折腾中,痛苦二十年。

但这样一个麻烦,到底让嘉靖帝给摁下去,南方抗倭打出了戚继光俞大猷一群英雄,一开始被日本人追着砍,后来追着日本人砍,最后还跨国出击,终于到嘉靖帝驾崩那年,明军在越南万桥山,剿灭了最后一股倭寇团伙。这群肆虐中国海域三个世纪的日本强盗,至此基本覆灭。个中的光辉事迹,从来史不绝书。其中表现最优良的戚继光,更被看做民族英雄,能给的荣耀都给了。

而知名度相对不算高的,却是同时另一个战场上,大明北方边军抗击蒙古入侵的浴血奋战,以及一位曾令蒙古人闻风散胆的铁血将军:马芳。

这位将军的戎马生涯,或许正应了一部战争电影的名字:从奴隶到将军。

比起东南沿海大杀四方的戚继光,一直在长城血战的马芳,功勋同样不差。说起他的业绩,却要先看看他的对头:“北虏”有多狠。

“北虏”,即大明朝的老对手:长期侵扰明朝边境的蒙古部落。虽然自明朝开国后,他们的日子便一代不如一代,但这帮人的生存能力,却不是一般的强,每当实力有所恢复,便会狠狠咬大明朝几口,之前咬的最狠的一次,就是瓦剌可汗也先在土木堡,一举击溃明朝几十万大军,还把御驾亲征的明英宗抓了俘虏。

而嘉靖年间,明朝又赶上一次他们发狠的时候:鞑靼可汗阿勒坦,明朝人称俺答。这位成吉思汗的子孙,堪称此时蒙古草原最杰出的军事家,比起当年瓦剌在土木堡的狠咬一口,阿勒坦更加青出于蓝。他带给明朝的,是每年持续的打击。战斗力更凶悍,其麾下的骑兵,更是当时蒙古草原的最精锐,经常以高超的指挥与凶暴的冲击,多次重创明朝边军。

就战斗成果说,他几乎创下自北元覆灭后的最恐怖记录:被他攻克过的边境城池,就有石州,朔州,延绥,松子岭,朔州,广昌,古北口等十七座,最惨的是大同,曾经从嘉靖十九年至二十一年,连续三次被他占领,死在他手里的明朝边将,嘉靖年间累积有总兵四人,副总兵俩人,参将六人,游击四人,游击四人。当时明朝北方边军,最会打仗的将领和最能打仗的明军,都被他轮番修理个遍。

而他对于骑兵大兵团奔袭的指挥能力,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曾经有一次攻克雁门关,然后高速突袭,电光火石之间,就把太原,璐安,临汾等重镇都饱掠个遍,几乎将整个山西省打穿,后来复制了这一经典攻击的,只有皇太极时代的清军。这是明朝自正统年间以来,北方面对的最强大对手。

放血最狠的一次,却是嘉靖二十九年,先声东击西,绕开明朝宣大防线,在古北口击溃明朝三万守军后,竟一路长驱南下,杀到了北京城外。之后在北京郊外大肆劫掠,还差点毁掉明皇陵,最后携带着大批财物和人口,一路得意招摇着撤军。

沿途被掳掠的百姓嚎哭震天,好些人竟在路上自尽,北京城外被毁的州县村庄,更是废墟一片。而北京周边的八万明军,从头到尾龟缩不战,气的嘉靖帝最后砍了兵部尚书丁汝夔,明军却也只敢一路尾随,缩头到底。这是明朝自土木堡之变后,又一次丢人现眼的国耻:庚戍之变。

明军如此没种,还是因为阿勒坦太凶,斗狠斗不过,耍计谋也耍不过,怎么打怎么输,因此能不打就不打,个别十分没种的明朝边将,甚至还偷着给阿勒坦塞钱,只求阿勒坦别打自己。也正因为太过怂包,于是阿勒坦的侵扰,也就越发轻松,最嚣张的时候,他还没打来,好些明朝军营就全跑光,人口粮食打包全收,好比悠闲的自驾游。游来游去,终于在北京城下也收获了一把。

而就在这场明朝军队集体“秀没种”的“庚戍之变”中,怀柔一个33岁的千户,表现却相当有种:他带的一支小部队与阿勒坦主力遭遇,非但没有跑,反而主动发起攻击,此人更冲在前头,一下就击杀了阿勒坦的部将。以至于不明真相的阿勒坦还以为有埋伏,慌不迭的就撤了。

这场不起眼的小挫,在阿勒坦战无不胜的军事生涯里也算不得什么,但正是这位年轻千户,却成了后来阿勒坦最强劲的对手:马芳。

这个人的出现,意味着阿勒坦“自驾游”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要说起来,这位强劲对手,还是阿勒坦自己培养的。在成为一位明朝军人以前,马芳的身份,是阿勒坦家的汉人奴隶。

嘉靖四年,阿勒坦的祖父,蒙古达延可汗,对明朝宣府大同地区,发动了一次空前的入侵。大批村镇惨遭浩劫,数万百姓被掳,无数家庭离散。这其中,便有马芳一家人:父母在战乱中失散,八岁的他更被蒙古骑兵掳走,流落到草原做了骑奴。

这样的悲惨命运,在当时实在太多。那些被抓到草原的汉民,大多不是做了奴隶,就是在草原开荒种地,吃够了各种羞辱苦头,只求能平安的活下去。

但在八岁的马芳心中,一直燃烧不息的,却是另一个强大的信念:报仇!

在这样强大的信念下,小马芳表现的十分乖巧,一开始做骑奴,后来做苦力,不是伺候牛马羊就是伺候主人。但不管干什么,总能讨得主人赏识,还和好些蒙古兵交上了朋友,当牛做马的日子,过的竟有滋有味。

除了会来事之外,马芳还会学习,没啥读书条件,跟着一道的汉人奴隶学,竟也粗通文墨。武功更自学成才,自己砍木头做弓弩练射箭,还跟着蒙古兵学骑马和格斗,本事刷刷的涨,射箭技术有名的高。期间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揍,史书上并没说,但一直支撑的,却还是那个信念:了解他们的习性,学会他们的本事,找到他们的弱点,总有一天会战胜他们。

等着阿勒坦做了可汗,已经是青年的小奴隶马芳,竟也在他面前闪亮了一把:一次阿勒坦出去打猎,斜刺里杀出一只猛虎,嗷嗷的冲阿勒坦扑来,护卫在身边的蒙古勇士们当场脸吓白,唯独马芳不慌,淡定的弯弓搭箭,一下就将猛虎击杀。喜的阿勒坦当场奖励他一匹马和良弓:人才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杏彩登录发布于杏彩登录-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人却也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