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一日不能无酒

2019-10-04 06:34 来源:未知

中唐太和十一年夏夜,文宗李昂接到边疆八百里告急公文,吐蕃突然率兵来犯幽州。李昂为问计群臣,急召群臣深夜进宫。 一个时辰后,群臣陆续来到大殿,但中书令刘乙却迟迟不见踪影。李昂问内侍:刘卿未见上殿,是否身体欠安? 内侍答道:刘乙刘大人在家中饮酒过量,酒未醒,一时半刻恐无法上朝! 刘乙于太和八年从故里泉州赴京举进士试,金榜题名,文宗喜其诗才,封他为中书令。诗才闻名的刘乙有一个嗜好,就是嗜酒如命,每日酒不离身,称逢场必饮,逢饮必醉,才会罢休。 内侍到刘乙府上宣旨之时,闽南安溪旧友吴玄处从闽入长安,到其府上造访。旧友重逢于京师,刘乙感到无比的欣喜,且吴玄处亦是一位善饮的商人。两人把盏话旧,喝完了七坛百年杜康佳酿,两人烂醉如泥,倒在酒桌边呼呼大睡。 次日清晨,两人醒了过来,吴玄处辞别刘乙时说:刘兄,吴某辗转江湖十余载,饮宴无数,从没有像昨晚这样豪饮过。这次酒喝得真是痛快!吴玄处还邀请刘乙若回闽南故里,定要到其府上再好好喝酒。 刘乙一口答应。他换了朝服上殿,早朝的群臣见刘乙进宫,有的皱了皱眉头,有的还用手掩住了鼻子,因为刘乙身上的酒气尚未完全散去,飘忽过来甚是呛人。 李昂为刘乙昨夜饮醉而不能入宫议事还在生气,他余怒未息地对刘乙说:刘卿,忠君报国,为君分忧,这是为臣之道。昨夜朕召你进宫商议边关急报,你却在家中饮酒,延误正事。依例罚俸两月,一月之内,不能饮酒!若敢违令,当以欺君之罪论处! 嗜酒如命的刘乙被皇上下禁令不能喝酒,刘乙感到痛苦无比,日子过得度日如年。 刘乙有一侧室,名雁媚,甚有计谋。她见刘乙遭圣上禁令不准喝酒,担心刘乙会气出病来,于是心生一计,对刘乙说:相公依然可以喝酒,只是不要开怀大饮。 喝完酒后在身上洒上百年沉香调制的香精,此香精奇香无比,可盖过任何气味。圣上闻不到相公身上的酒味,自是无法治你的罪! 此法虽有些冒险,但能喝上酒又怕什么?刘乙依计而行,日子过得又快活起来。刘乙却不知道危险正在向他逼近。 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刘乙在雁媚的陪伴下正在府上喝酒,文宗突然心血来潮,想看看刘乙是否遵旨真的暂时戒酒。于是他换上了便服,带了几名随从,悄悄来到了刘乙的府上。 文宗来得太过突然,措手不及的刘乙带着一身酒气惊慌失措地前来迎驾,文宗龙颜大怒,以欺君之罪将刘乙拿下。雁媚见闯下大祸,忙跪在圣上面前坦陈刘乙喝酒用的是她的计谋。 违抗圣命,犯的是死罪!文宗下令将雁媚斩首。 遭此变故,刘乙甚是伤心,他向文宗上了一表:臣一日不能无酒。无酒畅饮,觉得活在世间亦无趣味。臣违抗圣命,累及侧室性命,罪臣每念及此,心中甚是伤痛。但纵是如此,臣依然觉得不能没有酒,故臣恳请圣上削去臣的职务还臣以一介平民的身份。 文宗赏识刘乙的文才,有心留用他,但见他确实离不开酒,于是恩准他辞去中书令,并赐他十坛杜康佳酿。 刘乙无官一身轻,日日在家中开怀畅饮。酒至酣时,又联想到雁媚因他喝酒而丢了性命,不觉又有些黯然神伤。 为排解内心的忧伤,刘乙独自一人回故里泉州省亲。再转道赴安溪造访旧友吴玄处,一续酒约。 这一日,刘乙投宿在安溪太白遗风酒家。酒家用桂花、兰花、桃花、梅花等十八种花的花香酿造了一种香花酒,奇香扑鼻。进入酒家,闻到香花酒的酒香,刘乙禁不住酒瘾大发,他叫店小二送来两坛,就着安溪风味小菜,把两坛香酒喝了个精光。 刘乙有了七分醉意时,太白酒家来了两位客人,男的有50来岁,是个管家,女的20岁出头,是个少妇。自少妇落座那一刻,刘乙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少妇,因为少妇长得太像他侧室雁媚了。 酒劲上涌,刘乙控制不住自己,他起身摇晃着走到少妇面前,抱着她,叫道:娘子! 少妇惊慌地挣扎,管家一拳打在刘乙的头上,刘乙倒在了地上。店小二连忙跑进,把刘乙架起来送回房中休息。 刘乙在客栈睡了一夜,酒醒想起酒后失态之事,心中甚悔,正寻思怎样向少妇道歉时,店小二送来了一封信。拆开一看,竟是吴玄处写的一封绝交信:刘兄,闻兄赴安溪续酒约,甚喜。小弟因商务无法脱身,特遣内子和管家前去迎接。不想兄台酒后竟干出轻薄内子之事。小弟有眼无珠,错看了兄台,你我交情,从此义断恩 绝! 刘乙追悔莫及:纵酒丢了官职,累及妾氏性命,如今又搞得朋友反目。 刘乙回到长安,把自己纵酒误仕途,累及家人,朋友反目之事编成《百悔经》,自此终生不再饮酒。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杏彩登录发布于杏彩登录-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臣一日不能无酒